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刘伯温www6374cm > 正文

刘伯温亲点的风水宝地竟然是鲁山的这个地方…… 豫记

2019-03-13 06:36  作者:admin 点击:次 

  鲁山县马楼乡虎营村有个叶营,赫赫有名,有“叶半县”之称,解放前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明清到民国,叶家在沙河岸边繁衍生息渐成鲁山叶姓望族。土地上千顷,被朝廷挂过千顷牌,号称“叶半县”。

  岭上树密草茂,岭外河床宽阔,岭内滩涂水草肥美,土地肥沃。明初刘伯温认为此处是块风水宝地,就给好友叶琛家在此地点穴,叶琛之妻带三子叶振声在此繁延生息,村子始叫虎叶营。

  目前叶家现存的宅院是我国北方典型的四合院组群建筑,从前街到后街共有七进院落,体现了深宅大院的建筑风格。如今只剩下一进和三进院。

  虎营的叶家是有点来头的,其家谱叫南阳堂谱,系叶公后裔,宋时由叶县阜城村迁居浙江处州府丽水县壁虎镇鸿喜村。

  虎营叶家始祖叶琛就来自浙江丽水。叶琛饱读诗书,胸怀蹈略,是元末明初著名的“浙西四贤”。

  元至正四年(1344年),仼歙县县丞,二十年和同是浙江西部人士的刘基、章溢、宋濂同时被朱元璋征聘至应天府,初授营田司佥事,不久调仼洪都(今南昌)知府。

  二十二年,降将祝宗、康泰叛乱,叶琛被俘,面对叛军的威逼利诱,叶琛大义凛然、忠贞不屈,坚决不降,最后被叛军所杀。

  明朝建立后,朱元璋感念叶琛的功绩,于洪武元年(1368年)追封其为南阳郡候,这也是家谱为南阳堂谱的来历。

  长子驻守浙江,次字振基驻守南京,三子振声和母亲一起北上辅佐燕王朱棣,随定居鲁邑叶营,也就是今天鲁山县马楼村的虎营村。

  当时并不叫叶营,而叫冯家庄。随着叶家的崛起、冯家的败落,加之叶家初为营寨形式驻扎,自然而然地就叫叶营或虎叶营了,村名演变到今天掉了叶留下虎,也许是叶家人在遥记先祖的虎威吧。

  从明初落地生根,发展到明末,叶家已是骡马成群,田地千顷。由叶家牵头,全村打起了寨墙,在第八代传人叶锦章的带领下,大家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

  有一天,叶家的马倌儿见一匹老马已丧失劳动能力,又舍不得杀,就牵到北湖让它自生自灭。

  北湖就是村北沙河岸边的一片沼泽,湖水清澈、水草青青、白鹭翻飞,老马在这里怡然自得,静养得膘肥体壮。

  暮秋时老马回到了马厩,马倌儿和马医一看,老马子母泉(马奶)发育,判定老马怀孕了,于是精心照料,果然诞下一油光发亮的卷毛黑马驹。

  一天,叶锦章让马倌儿给百里外的南召县的老姑奶送一封信,马倌儿见饲养年余的小马驹生龙活虎,就想拉出去试试。

  牵出寨门,跃身上马,只见黑马驹前脚一刨地,“咴咴”一声,就箭一样跑开了,马倌儿两耳生风,两边的树刷刷如同向身后倒去,结果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

  晚上,老掌柜叶锦章摆下一桌酒席,让马倌儿、马医等前来赴宴,并执意让马倌儿坐上座。

  酒过三巡,老掌柜问起今天送信如此之快的原因,马倌儿细说了黑马驹的来龙去脉,还说这马一个时辰能跑百里,是日行千里的千里马。

  马医在旁插话说,母马在湖边放养时天降暴雨,是不是与龙或天马交配也未可知。马驹头上有两只肉角,还是黑色卷毛,真是贵不可言。

  叶锦章即时就让马倌儿牵马来看,果见此马与众马大有不同,于是,几个人商议后给黑马驹起名“乌龙驹”。叶锦章让他们保守秘密,以免歹人知道带来祸端。

  崇祯十四年冬,闯王李自成攻下鲁山县城之后,派兵马到虎叶营征钱征粮,走到寨前,大声向寨内吆喝,快开寨门,不然杀得你们片甲不留。

  突然一声马嘶从寨内传出,闯王的马听到后全部前腿跪地、浑身打颤,屁滚尿流。义军惊悚,急报于闯王,闯王问牛金星是何因?牛金星说寨内有宝马。

  此时,寨内叶锦章召集族人商议说,大明气数将尽,留此马也无用,不如献于闯王,保全寨平安。闯王得宝马大喜,遂免去虎叶营钱粮,骑上宝马直捣北京而去。

  一天,董知县一纸公文向虎叶营叶家摊派白银二十万两,叶慧业拒付,结果被抓到县衙绑于大门石狮之上。叶家筹钱后才被放回。

  后来,叶慧业到华南仼职,那会儿海盗活动猖厥,他采取有效措施打击澳门洋人向沿海地区老百姓私卖硝磺军器等不法行为,使海盗的活动有所收敛,治安形势大为好转,受到朝庭嘉奖并调仼广东南雄任知府。

  当知府后,他兴水利除灾害,深受百姓爱戴。听说他当年得罪的董知县的外甥要来广东当巡抚,为避免冲突,他称病辞官回乡。

  民国时期,叶家又出了个响当当的人物叫叶三胖,也就是今天留存下来的叶家宅院主人。

  叶三胖是叶琛第十三代孙,名凤岐,乳名午辰。因排行老三,体形特别胖,被称之为叶三胖。平常的罗圈椅竟坐不下他,坐的是特制的。

  胖,是因为他特别能吃。十几岁时有天家里待客,老太太交代厨子上囫囵鸡子囫囵鱼,结果上的鸡切碎了。饭后老太太问厨子原委,厨子说鸡让少爷吃了。

  三胖说,我就尝尝。尝多少?两只鸡。老太太说,咱恁大家业,不能让他委曲,以后一顿饭让他吃五斤肉。

  三胖出行坐轿,可让抬轿的受不了,三胖就自已揣摸发明了驮轿,让两匹骡子一前一后驮个特制的轿子供他出行乘坐。

  三胖乐善好施。他把收的粮食堆到场里一部分,让穷人拿着口袋去抢,说是分场。

  他站在寨墙上看,看人家又是抬又是扛,眼看抢完了才到场里。大家都知道三胖喜欢看拾麦,收麦时他在哪块地,哪块地边儿就围满了人,这些人是等着这块地麦子收完后捡地里落下的麦穗。

  三胖家有牛车队,有马队,拉货的回来都说不挣钱,他说,咱做生意不追求挣赔,挣一毛也是挣。

  瞅见谁家挺着大肚子的媳妇从门前过,不论叶家还是外村外姓,都要给人家送米面送小孩衣服,包生产时一个月的费用。

  三胖还成人之美。有次去自已的一个庄园,一个随从告诉他,明天蒸的馍你别吃,太脏。原来是这个随从看到挑水的小伙子和做针线活儿的姑娘在厨房里亲密了。

  三胖把他们叫来问,没想到他俩争着揽责仼。三胖又问他们是不是真心相爱,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说,白果树那边有百十来亩地,只要是你们真心相爱,你俩去那里自种自吃吧!

  叶三胖有八个儿子,外号八百爷,可能受他的影响,都不是持家的料,本来他留下的家产就不多了,八百爷们临解放时都已散光了家产,没有一个被划为地主。

  沙河流水哔哔,从亘古中走来,向天的尽头流去。岸边的虎叶营在时间的长河里悠然地迈着方步。过往的事已成为烟云,虎叶营人在创造着新的传奇,就像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张振营,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曾在《河南经济日报》任记者,现供职于平顶山市政协。